通信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网站 >
不用办年卡每分钟2角钱共享健身舱引发关注 风光难掩痛点
发布日期:2021-07-13 23:28   来源:未知   阅读:

  南京一盒马鲜生因所售花生不合格被罚5万元 这个夏。办了年卡却一年去健身房不超过10次;加班加点下班后想要放松运动却发现所有的健身房已经打烊,诸如此类,似乎如今年轻人的健身“困难重重”。近日,本市多个社区出现了许多“健身舱”与“公园盒子”。远看像个迷你集装箱,近看发现类似个迷你健身房,并且24小时中的任何时刻,只要刷卡就能进入,在方寸空间里酣畅淋漓地运动。这些共享健身舱的出现,立即吸引了申城健身爱好者的关注。

  目前这类共享健身舱在上海的投放数量还不大,其中有一个位于共和新路与中山北路的V领青年社区内,4平方米多的单体舱放一个跑步机,便没有更多空间。舱内设有空调和空气过滤装置,温度可自调,跑步机正上方均是电子屏幕,可以边跑步边观看视频节目。舱体安有透明玻璃,并带有百叶窗。

  不过也许是当天恰逢下雨,记者在现场等了约两个小时,仅遇到了一位前来跑步的,20多岁的外企职员王莉在该健身舱中,边看综艺边跑了40分钟。她记下了跑步机上消耗的卡路里数,从健身舱中走出来,“自该健身舱进来后,我都试用了几次。就住楼上,什么时间下来跑都很方便。”她说因为太忙的缘故,此前很少光顾健身房。

  据社区的安保负责人介绍:“每天早上会有两三个人在该健身舱里跑,每次大约半个小时。这次由于是下雨,所以没什么人,平时如果天气好的话使用人数会多一点www.bm4r6.cn,此外一般情况下周末的人也会比平时要多一些。”

  与其他共享设施类似,共享健身舱的操作同样十分简洁,用户只需提前支付99元押金,在结束运动时付款即可,价格为每5分钟1元钱,每分钟仅需2角钱,一小时最低只需10元。

  该健身舱的门上除了开锁付费的二维码之外,还有一张纸质二维码,由该健身舱工作人员建立的微信群。目前,群内有超过40人,通过群内答疑解决部分居民的操作问题——大部分问题则集中在,是否有空调?会不会缺氧?电视怎么操作?

  为了避免出现排队等的情况,该健身舱还接受线上预约,只要手机下载相关APP完成注册后,便可预约想要去的共享健身舱,预约成功后,在预约时间到达预约地点的共享健身舱,再打开APP扫码,就可开门进入健身舱锻炼。

  从事IT行业的张先生表示,“自己平时喜欢跑步,由于工作繁忙,到健身房办卡很不划算,但如果在室外跑步的话受天气和环境影响很大,因此共享健身舱很好地解决了他的需求。”

  目前该品牌的健身舱在上海落地的只有两家,另一家则位于闵行的绿地璀璨天城,“最初,我们设想只是在社区里建立一个室内运动的场地,就像老年活动中心的棋牌室一样,这样至少可以对抗露天环境下不怎么友好的天气状况。哪怕只是把外部设备平移到室内,只安一个双杠也行。”该共享健身舱创始人毕振介绍道自己的创意初衷,“目前上海已经签约50个社区,预计年底覆盖上海800个社区。”

  即便共享健身舱正呈现出井喷的趋势,但关于单人健身舱的用户需求,仍还处于探索阶段。因此目前上海数量比较多的还是能够同时容纳多人健身的公园盒子,通过他人激励的形式,提高健身用户的留存,位于黄浦区老码头创意园内集装箱式健身舱的24小时自助式共享健身舱便是其中的典型。

  在老码头的一处空地上,记者先睹为快三款大小不一的“公园盒子”,分别是2人舱、4人舱、5人舱三种社区健身舱,所对应的空间面积分别是8平方米、18平方米、28平方米。工作人员韦臻介绍说,他们根据不同社区的住户数及人群特征配备相应的盒子,这些盒子的共同标配是跑步机、哑铃组、以智能教练设备为核心的练习区。每小时的费用仅为10元。如果预约了一个小时,到点后舱内会自动断电。

  “我们管这样一个共享健身舱叫做一个盒子,别看它们空间不大,但却非常实用,里面有跑步机、哑铃组以及智能教练系统等设备。”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

  如此高科技的设备,操作则一点也不繁琐,记者现场体验了下,只需下载相关APP或者关注相关微信公众号并完成注册后,便可线上预约想要去的共享健身舱,预约成功后,在预约时间到达预约地点的共享健身舱,再打开APP或微信公众号扫码,便可开门进入健身舱进行锻炼。值得一提的是,健身舱内的智能教练系统是很多传统健身房所不具备的。扫描智能教练系统屏幕上的二维码,选择某项课程,站在指定区域跟着课程中的示范者做动作,红外摄像头会捕捉使用者各个身体部位的动作,并实时显示在屏幕上,如果使用者的动作有误,该系统还会及时“指出”,并同时把正确动作显示在旁边。相当于一个隐形的教练,会实时帮你纠正错误动作。

  此时,住在附近的马先生也走进了盒子内,正按照墙上贴的操作指南进行操作,“我家就住在附近,碰巧路过这里,看到这里有这么一个健身的场所,就来看看。第一眼感觉蛮新奇,具体如何还要操作下才能知道。”

  而按照一系列流程操作注册完完之后,马先生率先练了组哑铃,“我看哑铃种类也蛮多的,和健身房产不多,对于大部分人的需求应该是能到满足了,毕竟太专业的人也不会来这里练。”

  随后马先生还尝试了跑步机和划船机,一圈体验下来总体感觉还是挺不错的,“因为我平时也有健身的习惯,所以我很清楚这些器械的使用方法,不过对于那些健身小白,这种没有门槛的健身盒子也许就存在一定的,不过好在这里还有教练示范,不过有些细节方面光看可能看不出来,还是需要有人专门指点一下。”

  目前该共享健身舱主打3种尺寸,分别是2人舱、4人舱和5人舱。不同尺寸的健身舱所配置的设备也略有不同,但跑步机、哑铃组和智能教练系统是3种尺寸健身舱全都具备的。价格方面,目前实行每小时10元的收费,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个价格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应该不会变动。”

  据了解,这种多人的健身舱早在三月份便开始在上海投放,从最初的2个到现在的32个,“这些共享健身舱分别分布在徐汇、闵行、浦东等区,主要是在各个社区里。我们的计划是在今后的半年内,先在北上广深投放1000个,效果好的话会全面铺开。”

  共享单车、共享KTV……共享风潮席卷了人们生活的各个领域,各类打着共享旗号的产品衍生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在运动健身领域,共享健身舱这类新兴运动模式开始出现在上海街头,迎合了不少年轻人碎片化的运动需求。但是,作为一项新事物,安全隐患、用户体验不佳等“痛点”也与之伴随。

  这种健身舱到底是面向谁?“健身的人吗?不全对,应该说是有跑步习惯的人。你去健身房看看,大多数人的健身习惯是使用多种运动器械,单纯来健身房跑步的人比例并不大。我觉得应该是户外的跑步群体,各种夜跑和晨跑的人群!他们这种有跑步习惯或者说以跑步为主要锻炼方式的人,是有这个需求的。”毕振说道。

  不过与以前出现的健身舱,或者宣称社区型健身房甚至24小时开放的项目相比,迷你健身舱的优势在于更方便,小区用户下楼就可以跑步。

  作为一个长期有夜跑习惯的人,刘太刚每个月都会跑个几十公里,有状态的时候给自己定量,每个月要打卡100公里。在公园、操场、河畔绿道,甚至小区绿化带,都是他的主要跑步场所。然而户外锻炼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例如天气下雨下雪起雾、空气污染程度、雾霾、气温暴晒严寒、户外安全等影响,所以有时我们也不得不去健身房跑步,“如果在就近的社区内有可供锻炼的场所,不受坏天气的干扰,可以不限制在清晨和傍晚,随时都可以跑步运动,我觉得这就是共享健身舱的最主要的作用吧。”

  这个健身舱的意义,主要是给那些在雾霾天、雨雪环境下仍然想跑步的人提供了一个地方。“创始人毕振说道,”我去年回老家过年时发现,父母每天早晨和晚上,即便在下雪路滑的雾霾天,也要戴着口罩、穿上棉衣棉鞋出门运动。因此我当时意识到,大部分社区内的基础设施并不能满足居民的运动需求。

  谈及在社区和商圈推出“健身盒”的初衷,公园盒子联合创始人兼CEO黄晓蕾分析说,不少白领热衷于健身,但他们中的大部分沉迷于心理健身。导致这一现状的原因很多,譬如大部分健身房设立在距离社区有一定路程的地方,很多白领对于走10至20分钟去健身房有点抵触心理,因此他们考虑将盒子设在社区、青年长租公寓,这样白领不出小区就能健身,帮助克服健身障碍。

  黄晓蕾摆出一组数据:美国的健身人群渗透率高达17.7%,而中国目前是0.7%,这并不主要来自于健身欲望和需求的差异,而更多来自于健身认知的相对落后以及行动力的缺失。其实,很多人都有健身的意愿,但缺少行动力,他们被称为“心理健身者”,这样的人群,在中国有2.5亿之众。“我们认为中国有巨大的潜在健身市场,却没有足够有针对性的产品去解决几亿用户的需求,比如极致的便利性、足够低的门槛,以及持续不断的激励和陪伴。我们希望能够解决所有这些‘痛点’。”

  “社区是我们最重要的投放场景,我们将会一直围绕社区场景进行布局,并且已从成熟社区,扩展延伸至长租公寓、青年公寓等新型形态社区。”黄晓蕾透露说,在过去两个月内,他们与多家大型物业管理及地产公司签订战略合作,覆盖近两千个社区。

  黄晓蕾介绍说,健身单靠一个人自身的坚持很难。不少白领建议,希望平台能提供一些有经验的达人、甚至教练,来辅导自己练习,于是“盒约”应运而生。据其介绍,“盒约”包括三个层面的含义。一是打通用户与用户之间的交流,水平相当的人之间互相激励,共同提高;二是打通用户与资深用户之间的交流,让水平高的用户带动初级用户来提高;三是打通用户与线下场馆之间的互通,通过平台预约专业教练,来到公园盒子实现付费指导。

  虽然共享健身舱打破了传统健身房预付费的“魔咒”,但记者发现,共享健身舱投放以来,在用户体验上也存在不少“痛点”。

  记者在单人的共享健身舱内点击“结束运动”并支付后还是发现,跑步机和其他电器仍可以继续使用。投放以来,不少人发现了这一漏洞,一些钻空子的用户刚进舱内就结算费用,仅花1元钱就实现对机器的霸占,于是不少用户都遇到了APP显示健身舱无人,但到了跟前却发现仍有人使用的情况。

  此外该APP还存在许多细节需要完善,如点击APP中的健身舱图标无法显示具体地点,需放大地图查看;定位不准,在放大地图的过程中系统对记者自身的定位也会随之发生改变,导致用户无法获取与健身舱的准确距离;

  并且,记者在社区里看到,虽然共享健身舱无人使用,但透过透明玻璃可以看到,健身舱内的电视机都亮着屏幕,很显然,用户使用完后,并未养成随手关闭电源的习惯,造成资源的浪费。

  和其他“共享产品”一样,共享健身舱要想让用户持续为其买单,还需加强运维投入,提升用户体验。

  在V领社区居住的杨女士是健身爱好者,该健身舱出现在小区后,便成为她运动的主要去处。但是,逼仄的空间也给运动带来烦恼,有网友称其为“共享汗味”。“里边的空气不新鲜,有闷闷的味道时我就不会在里边运动。”杨女士说。

  不过相关负责人介绍道,“新一代的健身舱内的空气负离子过滤剂与智氧新风结合,双重净化,使呼吸更顺畅,同时负离子还有增强免疫力、减弱疲劳感、改善睡眠质量等功效”

  与集装箱式共享健身舱相比,该共享健身舱空间狭小,只能容纳一个人,不过毕振曾表示,他也可以做出四五个人的空间,但如果空间里只有一个人使用,就无异于成本的上升,会造成资源浪费。因此,在空间设计上只预设了一个人。

  由于该共享健身舱只有一个跑步机,很难满足用户多样化的健身需求,不过负责人介绍道,“未来除了在推出跑步舱外,动感单车舱也会正式上线,这样就增加了运动的多样选择性。”

  对共享健身舱的质疑,最开始不外乎围绕几个核心因素——卫生状况、安全问题及个人财物的保障问题。这类健身舱空间普遍不大,最大也就接近30平方米。在一个“盒子”同时容纳四五个健身者时,封闭空间的空气质量以及不同建设者在使用完健身器材后的卫生状况,都成了健身者们关注的焦点。

  “我们的健身舱都有对流风和空气交换系统,舱内还有PM2.5的过滤系统。所有健身舱都是在装修完成后,空气质量达标的情况下才投入使用。”当澎湃新闻记者实地体验健身舱时,“公园盒子”的工作人员对于空气和卫生问题显得很有信心,“每个健身舱我们都会定时清洁。”并且健身者的财物如何保障,成了这些设计团队下一步的考量方向。

  “其实我们在设计这种健身舱时,主要针对的是社区5分钟健身圈群体,他们更多可以回家放好东西,换好衣服再出门健身。”作为这种共享健身概念的创始人之一,韦臻承认,狭小空间对于存放物品是个不便因素。

  尽管是打着社交的名头,但对于大部分国人来说,这种文化还并没有形成,张小姐就表示,“自己由于下班比较晚,就喜欢自己来跑跑步出出汗,如果到时候健身房还有其他人的话,既会影响自己的锻炼体验,也会造成一定的安全隐患。”

  此外,健身者在使用重量器械时不慎致伤或出现“心脏骤停”、“突然失去意识”等意外情况,又如何及时施救?

  目前,健身舱的应对只是24小时监控,但“公园盒子”的团队意识到这是下一步需要考虑和完善的方面,“当投入更多健身舱后,我们可能会和小区物业合作,保证健身者的安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